长丰小车,二线国企生死抉择

如果2009年汽车行业的大规模并购势在必行,那么政府过于强烈的行政意志,可能会令那些“不上不下”的二线国企变成无头苍蝇,因为他们都被并购重组的“鞭子”抽着走。

2009年全国两会期间,全国人大代表、长丰集团董事长李建新决定,在媒体面前绝口不提“兼并重组”。 在2008年频频传出与北汽和广汽重组的“绯闻”后,这位执掌长丰集团长达20年的教父式人物,刻意选择在企业兼并重组的关键时期“保持低调”。据长丰集团控股的上市公司——长丰汽车制造股份有限公司(长丰汽车600991)董事会的一位高层透露,李在两会期间将拒绝回答任何与“兼并重组”相关的问题。 “这些天以来,长丰股价出现异动,董事长说话也要更加谨慎。”3月3日,这位不愿具名的长丰汽车董事会高层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披露,《汽车产业振兴规划细则》明确鼓励国内企业兼并重组,而长丰正在加紧与潜在合作对象广汽和北汽接洽。

来自中央政府的两份文件,可能让2009年甚嚣尘上的“并购重组”传闻成为事实,汽车行业当然不能例外。

李建新的“新使命”

这两份中央文件分别是:由工信部日前下发的《汽车产业调整振兴规划细则》和国资委《企业国有产权无偿划转工作指引》。如果说《细则》给汽车产业结构调整明确指明了“并购、重组”大方向的话,那么指引则为国有汽车企业集团“操刀”难度极大的跨区域并购,开通了更具可操作性的政策“绿灯”。

“按照省委省政府开放合作的思路,长丰2009年将会有很重大的动作。”在来北京参加两会前的一周,李建新在接受湖南省当地的一家媒体采访时故作神秘地表示,长丰集团在2009年将在“兼并重组”上主动出击。“长丰2009年会有所动作,很多企业做减法,长丰却要做加法。” 李建新显然话里有话。而关于长丰集团如何“做加法”,业内普遍猜测有两个版本:一是北汽集团将收购长丰集团,但李建新并未对此做出答复;二是长丰集团将和广汽集团合作,或由广汽集团收购长丰集团,或双方和三菱汽车共建合资项目。

很显然,从这两份中央文件中不难看出:“汽车”和“国企”是政府鼓励并购重组的两个关键词。业内人士指出,《指引》的发布实施使得大规模的国有产权转移具备了条件,与此同时下发的《细则》或预示着,在汽车产业内新一轮国有企业集中并购重组大潮即将到来。

“三菱汽车自己都在亏损,所以扩大合资的希望不大;而与广汽或者北汽合作,仍然需要征得三菱的同意。”上述长丰汽车董事会高层说,上个月三菱汽车北京事务所的高层还随日本驻华大使来湖南考察,“特别就三菱等日本企业与湖南企业加强合作事宜进行了磋商”。

毫无疑问,这明摆着就是大鱼吃小鱼、快鱼吃慢鱼的游戏。

在2008年8月和10月,为了“游说”举棋不定的三菱,李建新先后陪同广汽集团董事长张房有和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,两次造访了位于日本名古屋的三菱汽车公司总部。

其中《细则》明确指出,拟通过兼并重组,形成2家至3家产销规模超过200万辆的大型企业集团(如果笔者没有记错的话,在汽车产业“十一五”规划中,对200万辆大型企业集团的目标还只是“1到2家”),培育出4家至5家产销超过100万辆的汽车企业集团,产销规模占市场份额90%以上的汽车企业集团数量由目前的14家减少到10家以内。

曾在湖南省发改委任职多年的一位当地官员日前告诉记者:“权衡再三,我们认为推动长丰与广汽的合作更具可行性。”该官员表示,按照最近下发的《汽车产业振兴规划细则》,湖南省发改委工业处正在制定一个切实可行的操组方案,以推动这次汽车企业的跨区域整合。

在《细则》明确规定的鼓励兼并重组企业的名单中,一线大型汽车企业集团将是推动此轮整合潮流的主导力量。其中,《细则》明确鼓励上汽集团、一汽集团、东风汽车集团、长安汽车集团在全国范围内实行兼并重组,支持北汽集团、广汽集团、奇瑞汽车、中国重汽实施区域兼并重组。

不过,对于走下坡路的长丰集团来说,作为掌门人的李建新,不可能不为企业的将来寻找更好的出路。

这一回,并购重组的目标当然直指产销规模上不去、产能严重过剩且盈利能力退化的“二线国企”。中央出台相关文件的意图不言自明:那就是通过“一线国企”去整合那些散落在不同区域的“二线国企”,尽量盘活诸多没有发挥效益的产能和技术资源。这些可能被整合掉的“二线国企”包括:长丰、福汽、华晨、昌河和哈飞等。

长丰汽车3月3日发布的2008年报显示,2008年公司实现净利润1.41亿元,同比下降23.44%。“在目前市场较为低迷的情况下,公司短期业绩增长压力较大。”太平洋证券汽车分析师谈际佳指出,未来长丰汽车公司的发展很大程度取决于轿车项目的进展。然而,在资金和技术都面临瓶颈、甚至连轿车“准生证”都没到手情况下,李建新要领导长丰汽车实现由SUV和皮卡向轿车领域的战略转型,其难度可想而知。

在新一轮并购重组大浪到来这前,这些“二线国企”将面临怎样的生死抉择?

三线国企生死抉择

在刚刚过去的2008年,上述“二线”国企都毫无例外地传出即将被“并购”或者“重组”的传闻,但是却没有哪一家算是真正找到了“归宿”。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在国内推动跨区域并购的难度之大。也有观点认为,中国国内汽车行业的竞争并不充分,其竞争程度远没有到“必须要死掉一大批”才能继续发展的激烈程度。

在与波导合资造车计划彻底宣告失败后,留给长丰集团和李建新自己“辗转腾挪”的空间,已经非常有限。

对于后一种观点,笔者基本上表示赞同。实际上,只要能苟延残喘,国内汽车企业大多是抱着“宁做鸡头、不做凤尾”的侥幸心理。更何况,国内汽车业界几乎鲜有政府主导下并购重组的成功案例:君不见,上汽与南汽合并到现在还处于消化、融合阶段,而长安跨长江整合江铃更是令后者陷入逐年亏损的黑洞。

“双方目前正在对合资公司——长丰科技进行资产清算。”长丰内部人士日前告诉记者,除了保留在发动机项目上的股权,波导将在整车方面“全身而退”。波导的“撤军”意味着,长丰在启动轿车之初依赖的资金和技术来源没了着落。

从这个意义上讲,“二线国企”似乎还有机会观望,但是留给后者腾挪的时间已经不多。

2006年10月,长丰和波导各出资50%成立长丰科技,并利用之前波导的发动机技术和整车平台生产出长丰骐菱。由于缺少造轿车的技术沉淀,骐菱在国内的销量惨不忍睹。

不仅如此,外资对国内汽车企业之间的并购重组有时也能起到微妙的“四两拨千斤”效应。东风整合哈飞绕不过PSA,北汽和广汽欲重组长丰和福汽同样绕不过三菱和克莱斯勒。在内资和外资犬牙交错的“关系网”中,政策主导的大规模并购重组要推行起来仍然显得阻力重重。而这些力量正是“二线国企”在被整合过程中需要借用到的。

“扎根SUV市场潜力有限,转型做轿车长丰又没有‘准生证’,更缺乏资金和技术。”长丰汽车内部人士表示,仅仅依靠现有资金和银行贷款,长丰显然无法实现从SUV到轿车的战略转型和产品结构调整。“如果和广汽重组,这一切发展的瓶颈都将迎刃而解。”

那么,这是不是就意味着,国内汽车企业之间的并购重组,根本就没有必要去推?当然不是。

因而,清算与波导合资公司,可以看做是长丰迈向重组之路的重要一步。

在回答上述问题前,笔者认为应该明确以下三个重要前提:

对于领导了长丰近20个年头的李建新而言,要带领这家“三线国企”突破现实发展的诸多难题,最务实最稳妥的出路,当然就是引入像广汽集团这样有雄心和实力的“大股东”。更何况,在突如其来的经济危机面前,这种“抱团取暖”式的重组计划,或许更容易得到外界的理解和主管部门的“首肯”。

首先,地方政府各自为战形成的国内汽车产业“散、乱、差”格局需要整合资源,加快产业发展的集中程度;其次,政策从各个方面鼓励本土汽车企业做大做强,这个方向在任何时候来说都不会错。再次,落后就要挨打,不合时宜就要遭淘汰,并购重组同样是鼓励竞争而不是保护落后。

在李建新表态“长丰将有大动作”的当天,国资委正式下发了《企业国有产权无偿划转工作指引》,为国有企业跨区域并购开通了更具可操作性的政策“绿灯”。而主管汽车行业的工信部,也几乎在同一时间,全文下发了《汽车产业调整振兴规划细则》。

从这个意义上讲,并购重组大方向不会变,而退居“二线”的国企不外乎两条路:不是在被整合中重生,就是在观望整合中被彻底淘汰。这正是所有本土汽车企业不得不面临的现实抉择。

其中《细则》明确将加快汽车行业兼并重组,努力提升行业发展集中度,并提出:“到2011年产销规模占市场份额90%以上的汽车企业集团数量由目前的14家减少到10家以内”。业界观察人士指出,这可能意味着汽车业新一轮国有企业并购重组大潮即将到来。

既便如此,笔者心中仍然有诸多疑惑:何时才是推动汽车产业大规模结构调整的最佳时机,这个时间点会是2009年还是2019年?另外,推动汽车产业新一轮结构调整中,离不开行政意志“有形的手”来推动,但市场意志这只“无形的手”又该如何体现?最后,在汽车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中,国有企业整合国有企业显然不是唯一途径,如果民间资本和外资有热情,我们能否做到一视同仁呢?

按照政策意图,一线大型汽车企业集团将是推动此轮整合潮流的主导力量。其中,《细则》明确鼓励上汽集团、一汽集团、东风汽车集团、长安汽车集团在全国范围内实行兼并重组,支持北汽集团、广汽集团、奇瑞汽车、中国重汽实施区域兼并重组。

在世界末日到来之前,身处“整合”漩涡的“二线国企”,还需审时度势,尽早给自己谋划好出路。

“在新一轮兼并重组大潮中,最危险也是总容易被吃掉的,就是像长丰这样的三线国企。”有观察人士表示,诸如华晨、哈飞、江淮和昌河以及同为国资背景,且重组传闻不断的福汽和长丰,毫无疑问都游走在被别人“鱼肉”的边缘。 重组当然是大势所趋,只是不知道在行政指令推动下的规定动作,到头来究竟能否完成借助重组促进产业升级的目的。在当下国内170家整车厂中,浪费资源的并不是那些有可能被吃掉的二三线国企;反之是年产销不足万辆,甚至更少的小厂,荫庇在地方保护的大伞下,继续着自己的造车梦想。

保持市场活力需要有一定体量的鲇鱼,特别是在竞争尚不充分的中国汽车市场。(本文已经刊发在2009年3月9日《中国经营报》)

本文由老奇人资料发布于关于汽车,转载请注明出处:长丰小车,二线国企生死抉择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